网站首页 政协概况 政协要闻 领导讲话 视察调研 专委会工作 社情民意 机关建设 规章制度 文史之窗  
 
网站首页 >> 文史之窗 >> 文章内容

探访孙传芳故里

[日期:2018-05-02]   阅读:837次[字体: ]

北洋枭雄孙传芳(1885.4.17 ~ 1935.11.13),是民国风云人物,曾任东南八省联军以及五省联军总司令。失败后,他在天津皈依佛门,被仇人施剑翘刺杀。

清代学者章学诚认为,地方志的优势是“时近则迹真,地近则易核”。孙传芳距离今天并不遥远,又是我们泰安人,按理,有关孙传芳的一些历史事项应该很清晰才对,可实际上,莫说孙传芳之死已成谜案(如施剑翘究竟被何人指使),甚至连他的里籍问题(包括原籍、出生地、发迹地),也说法不一,有的说他是山东历城人(如北京植物园内的孙传芳墓碑),有的说他是山东泰安人,或两说并存。而声称泰安人者,亦未指出其泰安所属之详细地址。

由于笔者与孙传芳属同乡,几年来怀着强烈兴趣,通过实地考察、走访,查阅《泰安孙氏家谱》、档案,并参照有关研究资料,已基本廓清了孙传芳的里籍问题。

总的结论是:孙传芳原籍为今泰安市岱岳区范镇岔河村,其出生地是今岱岳区祝阳镇下乔庄村,其发迹地是今济南市历城区。现将这一探访过程综述如下。

首先,笔者驱车至泰安岱岳区范镇岔河村。因为这一带民间都知道,孙姓移民大多迁自岔河村,这有“孙姓家谱”为证,又盛传孙传芳的祖籍也是岔河村。岔河村与故县村实为一个东西分布的大自然村,位于牟汶河、嬴汶河、石汶河的三河交汇处。历史上,这里曾是赫赫有名的泰安统治中心,是汉代泰山郡、奉高县两级行政的同城治所。

笔者先去村委会,向村干部了解此事,随之又找到孙启田等几位年长孙姓族人。他们既给笔者讲述了孙传芳的祖籍情况,又拿出“泰安孙氏家谱”印证,结果昭然若揭。毫无疑问,孙传芳的原籍是泰安市岱岳区范镇岔河村,并且其北邻——祝阳镇辖区内的诸多孙姓乡民也都是岔河村的移民。孙传芳的祖父叫孙振仑,出生于岔河,是一位地地地道道的农民,其家境并不宽裕。后来,孙振仑移居于今祝阳镇下乔庄村。

接着,笔者又驱车来到祝阳镇下乔庄村考察。下乔庄村位于岔河村西北约 4公里,距离东北的祝阳镇政府驻地约 3 公里。石汶河从村西北向东南流去,在岔河村西边的故县村,与牟汶河交汇。也就是说,如果从岔河村溯石汶河北上几公里,就是下乔庄村,两村相距很近,都属于肥沃的汶河冲积平原。今下乔庄村以陈、冯、孙等几大姓氏人口为最多。

在下乔庄村,笔者采访了村里的老支部书记冯增武。在他的热情引领下,我们实地察看了孙传芳的老家宅院,它由三间破旧的土坯房子构成(笔者按:可惜的是,笔者几年之后再度寻访时,因碍于村内修路,老宅已惨遭拆除)。接着,我又访问了村内多位年迈的老人,掌握了诸多详细情节。

据了解,孙传芳的祖父孙振仑,率先迁居下乔村。孙振仑在这里生育一子,名孙育典,此乃孙传芳的父亲。由于受当官发财、出人头地、光宗耀祖传统观念影响,孙振仑一心想让儿子孙育典读书,希望将来弄个一官半职。而孙育典青年时代也的确勤奋读书,锐意进取,20 多岁便考中了秀才。但后来屡试不第,不管如何努力,始终未能考中举人,彻底断了官运。孙育典只好做了一名私塾先生,以教书维持生计。虽然教书的“束脩”微薄,他却对学生认真负责,严加管教。

为了学生前程,孙秀才可谓煞费苦心!

谁知,孙育典的严厉教学却给自己惹来一场祸端,并因此郁闷而一命呜呼。

原来,在孙育典的私塾里,有一个孙姓本家大舅的孩子也就读其中。由于这个孩子不服管教,遭到孙育典严厉鞭笞。但孩子的父亲护犊子,去找孙育典理论,言辞粗鄙,以致发生口角,并相互扭打起来。结果,柔弱的儒生孙育典,被揪下一大缕发辫,身体受到严重伤害。更重要的是,私塾先生斯文扫地,师道尊严被谑虐,其心理伤害无以复加。自此,孙育典一蹶不振,旋又染伤寒,不久便一命归阴了。孙育典死时,孙传芳仅仅是一个六七岁的孩童,其乳名叫“跟吉”,谐意孙家的“根基”。

在下乔庄村,孙育典与妻子张莲芳共育有 3 女 1 子。孙育典死时,长女、次女都已出嫁。长女嫁与山东商河县程姓人家,家里开钱铺,颇为宽裕;次女嫁给历城县吕姓人家。孙育典死后,张莲芳与小女及幼子跟吉(后取名为孙传芳)相依为命,度日艰难,一度依附孙育典的堂兄弟们过活,备尝寄人篱下之苦。由于不堪忍受妯娌、堂婶的欺凌,在跟吉九岁那年(1894),张氏只得携子女二人投奔其历城县的姑母家。次年,又投奔商河县大女儿的婆家。由于程家境况富裕,

张氏母子暂时得到安顿,孙传芳的童年生活总算有了着落。但到孙传芳十四岁时,山东义和拳兴起,商河程家朝不保夕,张莲芳只好转投二女儿所在的历城县。由于历城县是山东省城济南府所在地,张莲芳母子便在省府的街上摆一茶水摊,并让在家乡练过几年武术的小女儿随时耍几手拳脚,以吸引茶客。茶客、路人围观后,孙传芳则分担乞钱任务,而张莲芳还时常找些缝缝补补的活计做。尽管如此,母子三人的生活仍然捉襟见肘。

笔者最后去了济南市历城区寻访,到历城区文史部门,请教了历城有关工作人员,并查阅了大量资料,终于理清了孙传芳在济南的这段历史情况。

某一次,张莲芳在给省政府附近的武卫右军营务处的兵士洗衣时,偶然得知营务处一位秀才出身的军官,其夫人患疯癫症,久治不愈,该军官正在物色一个健康女子做二房。

经详细打探,张莲芳得知,该秀才军官叫王英楷,山东人,是当时山东巡抚袁世凯的部下。王英楷幼时极爱读书,考中了秀才,但后来也是屡试不第,未中举人。之后,他进入袁世凯创办的北洋武备学堂,毕业后,成为武卫右军营务处的一名军官。张莲芳遂托人说合,把自己机灵健壮的三女儿,嫁给王英楷,做了二房。从此,孙传芳便成了王英楷的内妻弟,张氏母子一同住入王府,生活开始发生转机。当时,孙传芳 15 岁,颇为聪明懂事,备受王英楷喜爱。随之,王英楷出资,送孙传芳跟随王家子弟一起入私塾。这对于孙传芳日后的发迹,奠定了必要的基础。1901 年,孙传芳又随王英楷迁居保定,从此开始了辉煌生涯。

在历城王英楷家定居后,孙氏母子衣食无忧,又因王英楷的地位而受人尊敬,张莲芳对济南历城产生了浓厚感情,试图忘却在泰安祝阳下乔庄村的痛苦记忆,向外人掩饰孙父的落魄及家世的萧条,于是张莲芳在各种场合,都极力把自己的籍贯强调成山东历城县,同时又把儿子“跟吉”正式改名为孙传芳(字馨远)。尤其重要的是,在孙传芳进入练官营当兵、北洋武备学堂深造以及 1904 年东渡日本留学时,一些正规的表格、档案,都正式填写其籍贯为山东历城县。由此,后人便很少知道其真正出生地是今泰安祝阳镇下乔庄村,直至他去世。

孙传芳 1908 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,与冈村宁次是同学,期间加入了同盟会。1909 年回国后,由于他英勇善战、足智多谋,获得“笑面虎”绰号,便很快由低级军官晋升为高级将领,逐渐成为直系北洋军阀的枭雄!

张莲芳在历城去世后,孙传芳曾把母亲遗骨迁葬于老家祝阳镇下乔庄村的孙家林,与其父亲孙育典合葬。1918 年秋,孙传芳还亲自回下乔庄村孙家林为母亲立碑,其碑正文是“一品夫人孙孺人之墓”,落款是“奉祀男孙传芳”。可惜此碑在文革期间被毁。据村民讲,下乔庄村内的石桥,就是孙传芳为回乡祭奠父母方便而修建的。

孙传芳作为一名旧军阀,自然有其时代局限性,也犯过不可饶恕的罪行。如今随着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,今天学术界对孙传芳的评价已日趋客观理性。笔者认为,孙传芳在那波谲云诡、你死我活的军阀混战年代,其所作所为也不是一无是处,而是颇有闪光的善政之举。比如,他在统领东南五省时,以保境安民为旗号,重用地方贤达陈陶遗、张嘉璈,优礼章太炎、张謇,获得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的好感。他曾裁减赋税,善待农人,颇得时人爱戴。他重用丁文江等学者,委以建设大上海的重任。当有乡绅主动进言,希望增加赋税以助军费时,他却坚决反对,以避免增加民众负担。孙传芳治下的东南五省,一度繁荣昌盛,歌舞升平,当地士民对他口碑有加。

另外,在人格方面,作为出生于孔孟之乡的山东人,孙传芳也具有儒家的仁义之德,更具有泰山人刚直、强硬、威武不屈的品性。孙传芳曾言:“本帅抱定三爱主义。三爱主义,曰爱国、爱民、爱友。爱国爱民,为人人应尽的天职。”他在筹建“大上海计划”时,就力主收回帝国主义的特权,废除不平等条约。对于日本人的无理要求,孙传芳也曾“醉打冈村宁次”。在他失势后的 30 年代初,面对日本人千方百计的拉拢、利诱,孙传芳严词拒绝,不肯附逆,为此,他宁肯出家皈依佛门。

现北京植物园内孙传芳墓门的楹联,深含佛家禅意:“往事等浮去,再休谭岱麓松榆,遑论江东故垒。敛神皈净土,且收起武子兵法,来听释氏梵音。”

 

(作者:李峰)

鲁ICP备14000593号  Copyright © 2018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泰安市委员会 All Rights Reserved   

技术支持:山东高美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