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政协概况 领导讲话 四个一活动 政协要闻 视察调研 社情民意 提案工作 章程规定 文史之窗  
 
网站首页 >> 文史之窗 >> 文章内容

安临来与泰山孤贫院

[日期:2013-11-19]   阅读:5226次[字体: ]

    二十世纪初年,古老的中国,在北洋军阀的统治下,内忧外患,兵连祸接。 泰山脚下的贫困大众,在贫困和饥饿的边缘上痛苦挣扎,沿街乞讨的孤儿随处可见。1916年,泰安城东关迎暄街“神召会教堂”牧师、美国基督教传教士安临来,在其孤儿院出身的妻子安美丽的支持下,不顾宗教界某些上层人士“拯救灵魂比拯救身体更重要”的劝阻和羁绊,立志按照“主的意志”,让那些无家可归的孤贫们有工做、有书读、有衣穿、有饭吃,成为“崇敬上帝”的有用人才,毅然创办了“阿尼色弗山东泰安孤贫院”。为此,他奋斗了一生。

    安临来(1880-——1942),原名勒里姆·安格林,生于美国佐治亚州梅肯镇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农民家庭。幼年读书,稍长后随父务农,后跟犹太人学习经商,懂会计,熟悉工商业务。嗣后又在南美山区传教和教学。在南林克罗纳州克林顿城传教时,与西科那拉孤儿院孤女亚娃·徘顿(中文名安美丽)相恋并结婚。婚后,夫妻二人同去墨西哥州苏纳拉瓜马斯城传教与教学。1909年夏天,一个偶然的机会,安临来见到了在中国传教多年的泰安城元宝街浸信会教堂牧师 布来拉克(中文名白太理),从他那里了解到了泰安的详细情况,于是,这位29岁的传教士立志到中国布道。他毅然辞去教职,向亲属和教友募捐筹集资金,开始了去中国的各项准备工作。同年11月,安临来夫妇随白太理登上了从旧金山开往青岛的轮船,远涉重洋,几经辗转来到泰安,在元宝街浸信会教堂传教。至此,他改用中文名子“安临来”。翌年夏天,他与妻子、女儿到泰山黄溪河避暑,幼小的女儿不幸患传染病死去,这给安林来非常大的打击,他和妻子沉浸在 悲痛中。这时,他与浸信会一些人士在信仰方式上也产生了一些分歧,致使与白太理逐渐生间隙。1911年,安临来离开元宝街浸信会教堂,用5000吊钱从泰城东关迎暄街一个德国人那里购置了一处有30多间房屋的宅院,办起了“神召会教堂”。每逢礼拜天,他带领侍从们乘坐马车去山口、范镇和莱芜等地布道,很快,安临来成为闻名泰安、莱芜一带的传教士。

    一天,安临来夫妇到泰安范家庄传教,在路上遇见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,经询问,得知这个孩子名叫彭钧重,本地人,父母双亡,讨饭为生。安临来见孩子虽然鹑衣百结、蓬头垢面,但聪明伶俐,便把他抱上马车,带到神召会听差。靠乞讨为生的流浪儿张兴友,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在神召会当听差的舅舅把他领到教堂,请安临来给他安排点活路换口饭吃。当时,安嫌孩子太小不能干活不想收留。后来,张兴友在教堂玩耍时被安夫人碰见,问清原由后,安夫人便把孩子留了下来,并让他跟放奶牛的饲养员学习放牧奶牛。从此,张兴友就在孤贫院度过了40年的漫长生涯。随后,又有冯希泉、杜约翰、网住子等孤儿陆续来到孤儿院。这样,安临来先后收养了五名无家可归的孤儿。1916年秋天,安临来将雇佣的工作人员全部辞退,让这五个逐渐长大的孤儿抬石、运沙,铺路垫院;后又收容了两位孤苦的妇女担任炊事员,为大家炒菜做饭,缝补浆洗。于是,一座以半工半读为主要形式的孤贫院便宣告成立了,这就是“阿尼色弗之家孤贫院”。安临来给众人讲解道:“阿尼色弗是《圣经》新约全书中受到保罗称赞的一个人。保罗在监狱中被监禁而受苦难时,阿尼色弗经常去看他。按《圣经》的意思,阿尼色弗这个词就是‘利益的带来者’,也就是‘给患难者以帮助’”。安临来认为,“办孤贫院并非个人的愿为,而是上帝的启示”,他把孤贫院的工作理解解释为,解除人们因疾病、贫穷带来的痛苦,给衣穿、给饭吃,解救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,使他们“在十字架下找到安宁和宽恕,并给以上帝的力量和爱”。时年,安临来36岁。

    孤贫院建设初期, 困难重重,举步维艰。为了办好孤贫院,安临来编印报刊,著书立说,开展一系列的宣传活动,向人们介绍孤贫院的情况,广泛发动社会募捐。他三次回美国进行募捐,并在中国举办了“十万元募捐活动”,他呼吁工商界为救助孤贫“敞开胸怀”,并撰写《阿尼色弗孤贫院》一书,以生动流畅通俗的文笔系统全面的介绍了泰山孤贫院。在书中,安临来写道:“全国各地不断向我们提出申请,但因资金缺乏,我们不得不告诉他们,要等到我们有足够的资金为他们做好准备以后再到孤贫院来,”“在中国,还有更多的孤儿需要救助”。他带领顾鞠荪、敬奠瀛等人带着印有“善于善同”字样的劝捐簿,找到南京国民党中央的政府大员劝捐。为改善孤贫院的经济状况,提高孤儿们的工作技能,安临来引进西方技术,从美国购置了很多机械设备,兴办实业。先后办起了面粉加工、机械织布、织袜、制鞋、漂染等数十个生产项目,既能让孤儿们登机实习,提高操作技能,又为孤贫院创造了一定的财源。同时,安临来还在泰安城设立经营部、展销部,在济南设立办事处,把生意做到了上海、南京、济南、天津以及美国各地及有关国家和地区。为了孤贫院的长远发展和孤儿们的成长,安临来还广揽人才,招贤纳士,聘请了数十名资深教师为孤儿们授课,培养了一大批有志向、有专长的人才。作为一名颇有影响的慈善家,安临来把募捐和实业所得全部用于院内发展和孤儿们的生活、学习,个人别无长物,他时常身着补丁衣裤,被人们戏称为“泰山的穷洋鬼子”。安临来怜惜穷人,同情弱者,乐善好施,为人们称道。泰城东部的梳洗河,由于连年灾荒和战乱频仍,河道失修,雨季到来,河水漫岸,淹没两岸的庄稼和房屋,成为泰安东关百姓一害。1929年,山东鲁西一带遭受水灾,灾民流入泰安,很多人也来到孤贫院求生活。安临来安置好逃难灾民的生活,并组织他们整修堤堰,使这一段长达2700米的河道得到了较好的治理。安临来请来一位名叫白保罗的美国医生和四名护士,兴办起了卫生所,为附近贫民和孤儿们治病疗伤。他还在泰城东关安装了最早的路灯,不仅为夜晚行路的人们提供了方便,而且也为淳朴封闭的泰安人带来了现代文明。

    说到安临来,我们不能不提起他那善良而温和的妻子安美丽。安美丽(1882--?)原名亚娃·徘顿,生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,幼年失去父母,在孤儿院中长大。与安临来结婚后于1910年随丈夫来到泰安传教,翌年8月生下一女儿。1912年夏天,在泰山黄溪河避暑时,其女儿因患传染病而夭折,此后未再生育。1916年,她协助丈夫创办阿尼色弗泰山孤贫院,夫妇二人几十年风风雨雨,始终相互尊重支持,是安临来的忠实伴侣、贤内助。她富有同情心,待人善良友爱。女儿死后,她把全部的母爱都献给了孤贫院的孤儿们,孩子们称她为“安师娘”、“安妈妈”。安临来早在东关教堂时期收养的两名孤儿,就是安美丽力主带回教堂的。孤贫院成立初期,收入无定,断粮断炊的事情经常发生,令安美丽十分焦急。有一次,她竟然把自己结婚定情的戒指卖掉,为孤儿们买米充饥。幸亏一位熟人买到后认出是他们的定情物,才得以完璧归赵。在寒冷的冬夜,她拿出自己的衣被让孤儿们御寒。1918年的一天,泰安大汶口一名叫邵富成的孤儿被人送到孤贫院里,她听说这个幼小的孩子失去双亲无人抚养,便立即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,孩子见到生人哇哇大哭,她也潸然泪下,泣不成声。1937年11月,安美丽随丈夫赴美国募捐,曾专门到南卡罗来纳州访问了抚养她长大的孤儿院,受到校友们的欢迎和热情接待。1940年返回中国后,她陪同丈夫一起,面对日本强盗的胁迫,渡过了那段艰难而屈辱的岁月,并且送走了相伴终身的丈夫。当日本宪兵强行押送她到潍县“乐道院”时,这位慈祥善良的人,没有带走孤贫院的分文财产,把她和丈夫一生的心血全部留给了中国的孤贫们。

    泰山孤贫院创立之时,正值 军阀混战、内忧外患之际,孤贫院收养了大量的孤儿,嗷嗷待哺,吃穿用度都需要钱,由于没有固定的资金来源,半工半读的收入杯水车薪,孩子们经常处在缺衣少食的境况下。浸信会教堂牧师白太理等人乘机攻击、诽谤安临来是教会的“叛逆者”,一时间,基督教界对安临来的各种非难、指责铺天盖地,孤贫院的外来援助几乎断绝。在这种情况下,安临来为了弥补办院经费的不足,开始兴办自己的实业,并于1922年偕安美丽回美国募捐。他们以神召会和阿尼色弗孤贫院的名义向美国各地教会广泛宣传,呼吁救助,逐步改善了孤贫院经济来源青黄不接的状况。1927年,安临来第二次赴美劝捐,并于次年成立“阿尼色弗孤贫院芝加哥办事处”,委托兰德马克(中文名罗文彬)代为筹款和推销产品,又同美国基督教神召会签订合作协议。此行收效颇大,较好的改善了孤贫院窘迫的经济状况。安临来利用募捐来的款项,陆续购置土地房产,增加生产经营项目。到1930年代,孤贫院已发展成为集救济、教育、生产、经营为一体,颇具规模的教会慈善机构。许多军政要员、知名人士如孔祥熙、朱家骅、韩复榘、马鸿逵、沈鸿烈等先后来院考察参观、给予捐助。美国、法国等国家的一些有技术专长的教友也来院求职。

    1932年至1935年,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隐居泰山期间,多次造访泰山孤贫院,与安临来和孤儿们结下了深厚友谊。1933年的一天,冯玉祥先生初访泰山孤贫院,曾问安临来,为什么不在美国而来到中国办孤贫院?难道美国没有孤贫?当冯先生了解到泰山孤贫院收养了几百名孤儿时,对安临来渐生敬意和同情。他多次对人称赞:“安临来是中国人民的朋友,是一个真正的慈善家。”冯先生曾多次对孤贫院给予捐助。他不欣赏“阿尼色弗之家孤贫院”这一院名,认为宗教色彩太浓,便向安临来建议更名为“泰山教养院”。安临来采纳了冯玉祥先生的建议,并登报声明。1935年,冯玉祥离开泰山后,还继续捐赠钱物资助泰山教养院。

    泰山孤贫院里,老幼妇孤、教职员工通常达到六七百人,安临来是这里的最高主宰。官方人士称他为“安院长”、教会内称他为“安牧师”,院内的女孩子都称他作“爸爸”。他在院内实行严格的管理。凡入院者均按其规定半日读书、半日劳动。各部门、各班级、各院室均有人负责;各生产单位都有师傅传授技术,渎职者要受到制裁,有过失或读书、干活偷懒者要受到惩罚。平日里不管孩子们在干着什么,只要见到安临来过来,便垂首恭立,问候“安牧师好”!安临来见孩子们读书、干活用心,就高兴的回答:“孩子们平安”。有时还抚摸孩子们的头,为他们祈祷祝福。倘若见到谁在偷懒玩耍,他手中的拐杖就会立即落到那个孩子身上。孤贫院里,男女学生分校读书,分院居住。礼堂集会或礼拜时,男左女右,中排是教工,界限分明。女校门口常年有人把守,不许擅自出入。居住在院内的女孩子,只有在星期六的下午,由安临来夫妇或指定的人员带领,才能到院外的树林里、山坡上、河滩边玩耍。星期天和假日,男孩子可以到街上游玩。春节期间,孩子们可以回乡探亲,但必须在正月十五前返回,违者要受罚。男女婚姻控制甚严,23岁毕业后方才允许恋爱结婚。在院内婚配者,要经过院方应允,一般是集体结婚,全院人员聚集在礼堂里,奏礼乐、唱赞美诗,为新郎新娘祈祷祝福。新婚夫妇可分得一间房,自食其力。在孤贫院里,人们视贪、沾、淫、秽为邪恶,一旦发现,便严加惩处。安临来常说,孤贫院里的一分一文、一砖一木,都是上帝恩赐用来救助孤贫的,谁若中饱私囊,他身上就会起火,把他烧成灰烬。

    1930年代中期,随着民族矛盾的进一步加深和各种自然灾害的频繁发生,广大贫苦百姓的苦难日益加剧,大量的逃难者不断向泰山孤贫院涌来,而此时教养院的收入却日趋减少,各种捐助也时断时续,院内经济再度发生严重困难。尽管安临来想尽千方百计,仍然难以摆脱困境,只得四处告贷,以至债务高达十几万元。逢年过节,债主找上门来吵闹不休,使得安临来疲于应付,非常狼狈。为了偿还债务,1937年底,安临来夫妇再次踏上返美的路程,进行了长达三年的劝募活动。他们带着几个在孤贫院长大而又有所作为的孩子到了美国,以显示他创办孤贫院的成就,也进一步引起了更多人的同情和赞助。从1938年1月起,他们在芝加哥办事处的协助下,开始了艰难的劝募活动。在此后的三年里,他们把一笔笔的善款源源不断的寄回中国,孤贫院用安临来募捐来的款项,维持了全院人的生活,同时用“去息还本”的方法巧妙的与债主周旋,偿还了部分债务。到安临来返回中国时,大部欠债已偿还。

    就在安临来赴美的第二个月---1937年12月,日本帝国主义者的铁蹄踏上了泰安的土地,泰山脚下随处可见日本侵略者的“膏药旗”,泰山孤贫院门口也贴上了“皇军”的告示。但由于教养院门前悬挂着美国国旗,日军未敢贸然进入,泰城的大批居民和信教人员得以栖身院内,暂避兵祸,一时间,教养院成了老百姓的“避难港湾”。教养院的热血青年们以民族大义为重,离院从军奔赴抗日前线,为拯救民族危亡抛洒一腔热血。曾任解放军烟威警备区司令员的范天恩,就在那时带领数名院民参加了抗日游击队。1940年夏秋之交,正值抗日战争最艰苦的阶段,安临来赴美归来 ,虽经几经努力,但教养院依旧经营萧条,困难重重。1941年12月,太平洋战争爆发,中美海上交通中断,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汇款停止。日军开始驱逐在华美国人,下令安临来夫妇离开泰安。安临来凛然陈辞:“这个院,我按照上帝的旨意办了20多年,院里的孩子们需要我抚养。现在战祸临头,我不能舍孩子们而去,我要和孩子们共渡难关!”开始,日本宪兵队传讯安临来,向他施加压力。后来干脆派兵驻扎院里,并经常到安临来的书房卧室搜查,日本兵还故意骑在悬挂美国国旗的旗杆上撒尿。安临来受到莫大的侮辱,深深陷入愤懑和惆怅之中,他和妻子彻夜祈祷,卧室里不时传出一阵阵哭泣声。一天,安临来对学生说:“这样的苦日子何时是个头呢?”“中国这样的大国,全国百姓团结起来,一脚能把小日本踢到东海里,可如今竟被日本人糟蹋到这种地步!”1942年夏天的一天,日本人又传讯安临来,半日方回。院工张兴友见他面色阴郁,便紧紧跟随他进了卧室,急切地问他遇到了什么事情,安临来紧闭双眼,久久不语,后来沉重的说:“我现在像是落入了无底的深渊,周围一片漆黑,见不到光明。”一天上午,安临来在书房外廊檐下徘徊良久,他把工作人员张鸿范叫到跟前问道:“八路军现在哪里?我要去找八路军,行吗?”是年秋初,安临来病倒了。经医生诊断,他患了“中风”。1942年9月5日凌晨,这位把毕生心血献给了泰山孤贫院的慈善家,勒里斯姆·安格林,在他的卧室里与世长辞,享年62岁。安临来去世后,人们把他安葬在梳洗河东岸的“五亩大地”里。不久,他的遗孀安美丽被全副武装的日本兵强行遣送到潍县乐道院监禁,在那里受尽了折磨和苦难。1945年日本投降后,美国领事馆把她接往青岛,此后返回美国。

    1948年春,泰安解放。萧瑟秋风今又是,换了人间。1951年9月,泰安专署应院内广大孤儿和职工的请求,派员接管了泰山教养院。从此,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,泰山教养院一步步迈向新的发展阶段。目前,该院更名为“泰安市社会福利院”,发展成为占地4.28公顷,楼房11栋,中建筑面积2.41万平方米,环境舒适、设施齐全、生活方便的花园式单位,被国家民政部树为全国百家窗口式社会福利单位之一,泰安市社会福利院正乘着时代的东风,向着新的更高的目标阔步前进。
 

鲁ICP备14000593号  Copyright © 2017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泰安市委员会 All Rights Reserved   

技术支持:山东高美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