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政协概况 政协要闻 领导讲话 视察调研 专委会工作 社情民意 机关建设 规章制度 文史之窗  
 
网站首页 >> 文史之窗 >> 文章内容

泰山宗谱收藏小记

[日期:2018-04-13]   阅读:51次[字体: ]

 宗谱,或曰族谱、家谱、家乘、谱牒,作为记载同宗共祖的血缘集团世系人物和本族人物事迹的历史图籍,是我国特有的文化遗产,是中华民族三大文献(国史、方志、谱牒)之一,属于珍贵的人文历史资料。它对于历史学、民俗学、人口学、社会学、经济学等诸多学科的深入研究,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在我国,宗谱有着三千多年的历史,到了宋代,欧阳修、苏洵分别编修了自家的家谱,并提出了编修原则、方法和体例,开创了家谱编修的新模式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家谱的内容趋于丰富,体例更加完备,家族人物传记、墓志铭、诰封、诗文集等出现在家谱中。泰安因泰山闻名,“泰安之为郡、为州、为县,实以泰山故也”(清·宋思仁《泰山述记》)。其历史久远,人文璀璨,智慧勤劳的泰山人编刊并流传下来大量的谱牒。从所掌握的资料看,泰山宗谱的撰修当追溯至汉建武六年(公元30年)左丘明第十六代孙丘堂肇修的《左传精舍志》及晋代泰山羊氏所修《羊氏谱》《羊氏家传》(已亡佚)。泰安地区现存宗谱约有数百种,《中国家谱综合目录》收录十余种,泰安市图书馆收藏二十余种,下辖各县均有数量不等的收藏,而散落于民间的谱牒更是不可计数,时有发现。特别是私人藏书家收藏的谱牒数量和质量远远高于公藏。“处士衣冠栖别业,名门谱牒记前朝”(元·朱晞颜《挽水云居士》),泰山宗谱成为研究泰山文化和泰安历史的重要文献宝库。

笔者醉心于搜集邑地文献二十年,以山东红色文献、泰山文献、泰安地区史料为主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二十年来,节衣缩食,东奔西走,聚得旧书万余册。泰山宗谱的收藏是近十年才开始的,陆续访得近百部,小书《淘书十年》记录了其中的艰辛与快乐。

最初,泰山宗谱的收集只是笔者作为邑地文献收藏的一部分顺手而为之,没有刻意去追逐,更没有想到后来会成为藏书的重要专题之一。当陆续淘到几部老家谱后,渐渐被谱中史料深深吸引,渐渐认识到家谱文献对于考证地方史的重要性。当重读泰山学者周郢先生在19919月“泰山文化暨秦汉史国际学术讨论会”上发表的《岱宗千古校史卷》,呼吁整理研究泰山谱牒史料的文字时(《泰山文史丛考》,周郢著,泰山区档案馆,1992年版),进一步理解了清人章学诚“夫家有谱,州有志,国有史,其义一也”的观点,遂开始重视对泰山宗谱的搜寻。

收藏泰山宗谱的渠道很多,废品收购站、旧书摊、古玩商处最易得,拍卖会、网上竞拍也很重要,只是要花费太大的精力和财力,偶尔也会在宗谱的主人家中见到,往往只是向人展示一番,即使有意售卖,亦索价不菲,很难成交。近年来,随着人们认识的普遍提高和信息的便捷,作为“古旧书”的老家谱已经很难见到,价格更是水涨船高。

在废品收购站买家谱,那是要靠缘分的,腿还必须要勤快。允许他没有,不许你不去。在那里,以废纸的价钱淘到喜欢的老谱,感觉真是如同沙里淘金一样,让人开心。笔者在废品收购站淘到的第一套老家谱是《肥邑王氏族谱》,六卷六册,1955年的石印本,竹纸线装,颇有古风。该谱记录了宋时宦游鲁省的江南王氏定居肥城以来八百余年的迁徙、繁衍和发展历史,资料丰富而珍贵。这已经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了,当时还拣选了一些五十年代的小册子,差一点嫌其纸张发黑、残缺两册封面而丢弃一边。厚厚的一摞旧书,收了五块钱。回家后,补订封面,重新线装加固,并自制一个函套收藏了起来,记得当天整理该谱一直忙活到后半夜。

十年来,或许是因为勤奋,笔者与泰山宗谱屡屡结缘,陆续在几处收购站淘到了十多部老谱。例如,多年前淘到的《胡氏族谱》《于氏族谱》都是1957年的写本,史料珍贵,书法精湛,极其难得。忆当年忘形之状如在昨日,庆幸谱书逃难,免于还魂。当时,笔者还曾胡诌一顺口溜:“得之如珍宝,弃者如敝履。两厢情愿事,各为其所需。”句子虽然俚俗不堪,却沾沾自喜了很久。往事历历在目,却恍如隔世。

当然,收购站去的次数多了,老板就会关心你喜欢些什么样的书,若被老板捡到,就会狮子大开口,狠狠地宰上你一刀。记得有一次,收购站的老板在我下班赶到之前,从一个送货的驮篓卸下的一堆旧书中捡到一套《辛氏家谱》(一函六册),谱为同治元年(1861)抄稿本,开本硕大,书法俊美,史料价值颇大,让人爱不释手。老板知道我好这一口,索要千元天价,并且把谱书紧紧地攥在手里,让你没法和她有太多的接触机会,馋的你直跺脚直打转儿。其实,这种情况下老板也是心里没底,在试探书到底值多少钱。这个时候,只好和他打心理战,给书挑毛病、和老板拉关系,最终,还是以低廉的价格拿下。再后来,在收购站买家谱还是涛声依旧。只要不让老板知道是什么书,还是2块钱一斤。但是,若被老板挑选出老家谱,那是少100块钱一本拿不下来了。四五年前一个周末下午,得知某收购站装车,这个时候,往往是能捡到好书的。谁知,笔者在车上盯了大半天,一无所获,扫兴而归。第二天再去,老板笑呵呵地拿出一摞家谱说,你昨天刚走了几分钟,就在一个尼龙袋里倒出来一套家谱,没给其他挑书的看,给你留着呢。没办法,只能乖乖地掏钱,一百元一册,几张百元大钞没有了。若是昨天被我发现,装在兜里过秤,如同白捡。该谱为民国二十三年(1934)石印本《李氏族谱》,一函六册,存四册,肥城县东尚礼世德堂续修本,明代御史李邦珍家族分支世谱,是重要的邑地老谱,流传稀少,不易得见。虽然损失了几张百元大钞,但心里还是感到很欣慰,毕竟和她有缘。慢慢地,和老板们越混越熟,收获的机会就会更多。

要想在收购站淘到更多喜欢的旧书和老谱,和打零工的大姐大嫂们更要建立良好的关系。因为所有的书本在装车送往造纸厂前,一般都要经过她们的手。熟悉了之后,她们就会给你留意一些有价值的旧书,并悄悄帮你藏起来,等你来的时候,装在袋子里过秤,少花钱。丙申初秋,一位大姐帮我藏了一套民国二十八年(1939)《汶阳袁氏家谱》,谱为五册一套,含《袁氏家乘传》一册,大开本,精抄底本,抄手精绝,史料丰富,堪称珍本。其精美绝伦的书法,出自先贤手泽,既是稀见艺术品,亦是难得收藏品,不可多得,值得珍视。

收藏老家谱的另一个重要渠道要属古玩商了。他们每天勤于走街串巷,不时能收到一些旧的线装古籍,其中,老家谱是偶尔会遇到的,而且价钱相对不是很高,绝大多数时候都能让人接受。笔者最早在古玩商那里买家谱,就是因为价钱合理。比如,多年前收藏的《贾氏族谱》《刘氏族谱》《张氏族谱》等,价格都很美丽。当然,在古玩商那里要想买到相对物美价廉的老家谱,必须是第一手货才能。因为很多古玩商不仅串乡,也串行,若是古玩商在古玩商处拿的二手货,价格就不敢保证能便宜。近年来,笔者在古玩商处拿到的泰山宗谱约有几十部,《泰安赵氏族谱》《泰安李氏族谱》等是捡了便宜的。《东原陈氏族谱》《汶阳黑虎庙高氏族谱》《东原解氏族谱》《元圣裔周氏族谱》《庞氏族谱》《东原王氏族谱》等等价钱都算公道,按当时的市场行情收的。《邹氏族谱》《鲁宁杜氏族谱》《展氏族谱》等是超行情花大价钱买到的。很多时候,在古玩商处买家谱,需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和果断的应变能力才行,否则,就会留下一幕幕挥之不去的阴影。《鸾台李氏族谱》为李邦珍家族续修合谱,清末抄本,史料丰富,尤以李万程撰《五世祖中丞公实录》为珍,是研究李邦珍的第一手资料。初为某古玩商居为奇货,索价数万,笔者时不能得,常常于失书噩梦中惊醒。后经数月拉锯战,终以高昂的代价收入囊中方才平静,真乃书痴所为。

笔者不善治生,生活清贫,常常因为手头拮据,眼睁睁地看着一些邑内老谱被售于外乡而深感遗憾,懊恼不已。数年前,在宁阳某古玩商处见到《泰邑汪氏族谱》和《肥邑尹氏族谱》两套老家谱,两谱均为重要的泰山宗谱,都是大部头,其中尹谱还带原书箱,史料价值很大,只因要价太高而无缘得到。后来,凑足了钱再去买的时候,已经被某书商拿走。家谱到了书商处,更是漫天要价,只好扫兴而归。再后来,又凑了一些钱去买,已被书商售于他乡,不可能再见到了,那种失落的心情不知与谁诉说。还有一次,某古玩商收到一套民国版《泰邑梁氏族谱》,索价高于行情,要大几千。当天笔者打电话请教文史专家梁圣君先生,了解该谱的存世情况,并汇报书价。梁老师亦觉价格偏高,但支持笔者买下。当托朋友去拿的时候,古玩商却坐地起价,弄得很不愉快。

笔者还不时犯下糊涂,多次与邑里重要谱牒失之交臂。记得多年前藏友弄到了五套《肥邑赵氏族谱》,或为二册一函,或为四册一函,从康熙创修本到民国递修本,完整保存了一氏史料,极为珍贵,价格也不是很高,可以接受,但是犹豫之际被外地书商买去。事情发生后,自责了很久,也一个劲地告诫自己要记住教训,往后别再犯这种低级错误。谁知,这样的事情却接二连三地发生,先是几年前某古玩商搜到五套《徐氏族谱》,索价一万,笔者还了一个价没有成交,便不了了之。当随后被人以稍高于笔者议价的价钱买走后,只有顿足的份儿,后悔晚矣。前年,藏友帮我觅到一套1960年的写本《夏氏族谱》(一函四册),价格公道,笔者却嫌其年代晚、史料少而拱手让与他人。至今思之痛恨不已,常常暗讥愚为莽夫,不识书。

笔者参加古籍拍卖会是比较早的,当时的关注点在山东红色文献和民国期刊上,对老家谱还没有想到拿钱去拼。后来,当转身把精力和财力用在泰山族谱上的时候,价格已经把笔者远远的抛弃了。所以,至今还没有在拍卖会上买成一套族谱。随着网络的发展,古旧书交易在网上越来越盛行,成交量很大。多年来,笔者在网上遇到了很多老家谱,印象深刻的有民国版《肥城县邱氏族谱》《辛氏族谱》等等,都因价格超出了笔者的心理价位而没能得到,只能期待将来的幸运了。网上的老家谱等古旧书价格很是透明,虽然便捷但不便宜。所以对于笔者来说,很多时候只有看的份儿,下不了手。回想起来,关注网售十多年,就买了一套《雷氏族谱》(二册),1953年的写本。

笔者有不少志同道合的藏友,他们对我都帮助很大。济南邢昭泉先生是山东文献收藏大家、漱玉印社早期社员,家藏宏富,知识渊博,为人友善。先生知道笔者喜欢泰山宗谱,慨然赠予《东原侯氏家谱》《肥邑尹氏族谱》,帮笔者觅得《孙氏同族调查簿》等,丰富了我的泰山宗谱收藏。学者周郢先生、冯伟先生多年如一日地给以指导与鼓励。藏友吴西峰、张茂曙、杜尊荣等仁兄一直在帮我搜寻,既出钱,又出力。笔者的家人更是甘于清贫,始终如一地支持和包容我,使我在收藏的道路上一路前行。

如今,笔者在泰山宗谱的收藏上仍是东奔西走,收获不断。先是在收购站以10元一本的代价淘得两套《长清县马氏族谱》,两谱均为写本,一套是咸丰年间的,另一套是民国时期的,记录了肥城女的壸范懿行,史料不见旧志记载,弥足珍贵。更为幸运的是,因存复印本而失收的清代进士张兴留氏《张氏族谱》(一函六册),不久前被我以低价搜得。该谱有几部存世,也都被笔者遇到过,终因价高而与之无缘,今又相遇,不敢再犹豫,果断收入囊中。数月前,在某古玩商处以低于市场行情的价格淘到了三套东平旧谱。一套民国十五年的《何氏族谱》,夹板装,六册,八开的大本,内有珂罗版照片三幅,人物传记数十篇,尤以何宗莲史料为珍。一套民国二十四年的《张氏族谱》,其中的古诗文字虽是俚言写成,却极具欣赏和史料价值。还有一套1987年的《郑氏族谱》,十卷十一册的大部头,古气十足的线装函套,丰富的史料,无不展现出泰山家族的文化底蕴和内涵。

笔者藏读结合,陆续撰写了一些研究文章,《肥城董氏族谱摭谈》《李邦珍家世新考》等小文发表在《寻根》《左丘明文化》等刊物上,传承弘扬了泰山文化。去年以来,笔者为了系统梳理和展现泰山宗谱的的风貌,从所藏近百部旧谱中撷取四十部,述其版本,录其史料,附以得谱感悟与读谱心得,撰成近四十万字的《泰山宗谱叙录》一书,近日已经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。小书作为泰山地区首部家谱文献集成,引起了地方文史爱好者和家谱研究专家们的兴趣。多年来,笔者不忘初心,把收藏和保护泰山文献当成了使命。一路走来,既有辛酸的泪水,也有丰收的喜悦,这就是幸福的人生,笔者认为这是一个普通地方文化爱好者应有的责任与担当。

 

(作者:李武刚)

 

鲁ICP备14000593号  Copyright © 2018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泰安市委员会 All Rights Reserved   

技术支持:山东高美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